对话房殿军:不要认为在某一处实现机器换人我们就进步了

原标题:对话房殿军:不要认为在某一处实现机器换人我们就进步了

世界5G大会期间,新京报记者对话德国弗劳恩霍夫物流研究所中国首席科学家房殿军,与他聊了聊5G将对物流行业带来什么?以及国内物流行业的发展现状,如何解决快递末端的问题等。

不可否认,目前5G已成为全行业最热的话题,不仅仅是手机通信,自动驾驶,5G在物流领域的应用场景都非常广泛。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我国是一个物流大国,仅以快递为例,截至2018年,我国已经成长为世界上发展最快最具活力的新兴寄递市场,包裹快递量超过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总和,对世界增长贡献率超过50%。

作为电商的下半身,物流行业随着国内电商的不断壮大,日益发展成又一体量巨大的产业。11月20日-22日,由北京市政府、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共同主办的首届“世界5G大会”在北京亦庄举办,大会期间,新京报记者对话德国弗劳恩霍夫物流研究所中国首席科学家房殿军,与他聊了聊5G将对物流行业带来什么?以及国内物流行业的发展现状,如何解决快递末端的问题等。

新京报:5G对物流行业意味着什么?

房殿军:未来的物流如果能够建立在5G技术基础上,它会呈现出更高的效率。物流跨越整个产业链,从原材料到供应商,经过各个制造环节,最后经过分销配送,到客户手上,应该说物流无处不在。5G技术将首先实现物流过程中,高速率的数据传输需求。

另一方面,5G促进了无人驾驶的落地,我们的物流大部分是在公路上实现的,人力成本、过桥费等成本导致了过高的物流成本。当无人驾驶技术应用在物流之上,将降低物流的成本,解决疲劳驾驶、交通堵塞等问题。无论从哪方面来讲,有5G技术的支撑,物流行业将变得更加的高效。

新京报:中国物流行业具体应如何把握5G所带来的发展机遇?

房殿军:这些年中国物流行业发展速度非常快,得益于电商的快速发展,无论是京东也好,菜鸟也好,他们都在智能物流技术方面有很多的投入。目前在许多公司的物流仓中,多采用智能机器人,可以在5G环境下实施更高效的管理,我们要把握5G的机会实现我们在物流领域高速自动化的发展需求。

同时,我们要利用好中国在数字化领域的优势,以华为为例,他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5G环境,以及物联网技术,基于这些技术,企业可以逐渐实现全流程的数字化、实现技术的升级换代,这个是可以在物流领域实现的,例如智能决策系统,德国许多企业在4G时代就已经铺开,在中国的5G环境下,智能决策系统将更好地被企业利用。

新京报:中德在发展5G、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等方面有何差别?

房殿军:中德之间有差异,德国人在人工智能等领域中,他们专注于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这也是他们的战略。同时,德国人在推动人工智能的发展过程中,更多地会考虑到人的因素、社会因素、法律因素,考虑人工智能应用的局限和影响。和他们相比,中国有一个更加宽松的环境,有一个更加包容的社会机制。虽然中德在人工智能等方面都有国家战略,都在推,我自己感觉中国在人工智能等方面的应用,会在未来国际竞争中处于一个有利的地位。

新京报:你觉得5G将会给各行各业带来什么挑战?

房殿军:5G的高速率、低时延将对物流行业起到良好的支撑作用。在各行各业的应用当中,基于5G的金融、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等都将有一个很快的推进,但是在应用这一块,还存在着许多问题。

因为这些行业和社会体系紧密关联,也涉及到安全问题,甚至法律纠纷。但我想说,我们必须要克服这些困难,更多从社会角度考虑,甚至要和国际发展情况进行对标。拿物流来说,物流是一个跨境的行为,物流是没有边界的,因此这些问题我们都要考虑。

在数据安全方面,5G时代,数据安全变成了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这些问题也可能会阻碍我们一些技术的应用和发展。例如,我们的智能传感器,它可以在小范围(国内)使用,但如果用在集装箱上,跨境运输到别的国家去,就将面临别的国家不同的隐私标准或法律法规。

新京报:如何看待电商和物流的关系?目前在物流末端领域存在各种问题,如何智能化解决?

房殿军:电商的发展带动了物流行业的发展但不可忽视的是也带了一些负面的影响。过去能够大批量运的东西,现在都换成一个个小包裹了,小包裹里物品占据很小一部分,大部分是空气,实际上带来了整个物流成本的提升,以及造成了包装等浪费污染。

末端环节我们要把包裹送到每个客户手上,而客户是随机分布的,这就是很大的挑战,要解决末端的问题,把末端智能化,方法就是继续投入。

新京报:中国物流行业还处在发展过程当中,未来应注重哪些方面的发展?

房殿军:我一直比较赞赏德国人的系统思维,以流程、战略为导向的系统思维。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不要局限在某一点的变化,我们有时候说机器换人,在某一个地方、某一个点把人换下来了,装了一台机器,好像就认为我们已经进步了,其实不是。

举例来说,物流环节上有些位置用人是最合适的,因为人的柔性是最高的,机器人的灵活性、柔性和人没有办法比,所以有些物流岗位还不急于要去把人换下来。我反复强调,物流是一个跨全流程的服务,咱们一定要站在系统流程的角度去找解决方案,不要以为把某一点做好了,就以为我们多好。物流一定要体现整体服务水平的提升以及成本的降低,我们要让物流行业的全链条一点一点地“亮起来”。

新京报记者程平 陈维城

编辑 陈诗怡 校对 柳宝庆